药_咸鱼社社长

本lofter所有图文禁止转载。

每次都是我豆出面护崽,谢谢我的豆,辛苦了……谢谢我们咸鱼群的每条咸鱼(当然我是最咸的那条)!

像我这种被骂到烂的家伙还有人以为跟我好能有好果子,真是多谢抬举了。

在此声明:亲友被怼,不用跟我开口,我也会主动帮忙怼回去;但要是没事找事拿我当令牌,我不乐意。我桃也不乐意。

我和桃都不是傻子,我们不趟和我们无关的浑水。

红豆莲生:

才知晓一件事,就忽然很气啊!
这不是挂人,也不是撕逼,我就想声明一下,我们咸鱼社团的宝宝们不是别人的枪也不是谁靠山。
我们只是咸鱼而已!!!!!!!
这么多感叹号,感受到我内心的嘶吼没?
我们真的只是咸鱼。
声称和我桃药啊很熟,还跟那么多巨型太太一个群,谁惹她就让谁混不下刀男乙女的那个。
我重点声明一下,放你进群的是我,那是我脑子抽了。但我们群的每个人跟你都!不!熟!
来跟我念一遍不!!!熟!!!
     
虽然现在信奉不撕逼不挂人,但我护短,这个不会改。群里的都是我家宝宝,我就要哄着亲着供着。无关的人别拿她们当枪使,你不心疼,我心疼。


【ps:我还没回家,别催更,别!催!更!】

桃儿我爱你(。・㉨・。)ノ♡@桃源鄉鄉民 

通常我自认争议性比较大的文,诸如我最常写的鬼_父题材文,这些我是不会投稿给平台、主页的,所以那些说在平台和主页被我的鬼_父雷到的可不可以跟我说具体在哪看到?

你们为什么那么ky我也不想知道了,我就想问一下哪个傻叉无授权转载我的文🙃当然,即使我对你们的ky感到无所谓,这也不能改变你们ky上天的事实,槽人只要随便编个理由就能槽了呢🙃

空虚

乙女向,三日婶
——————
两人经历的岁月相差如此之大,她明白无论自己在他面前说出怎样的话,都会将自身阅历不足所造成的肤浅暴露无遗。

所以她常常沉默。只在他面前沉默。

三日月偶尔会和她一同沉默,但更多时候是在试图逗她说话。

“小姑娘未免太严肃了吧?”

“年纪轻轻,多笑点才好。”

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淡淡地看他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把脸转开。

见她如此应对,三日月便会哈哈一笑,“哎呀,老人家我很伤心呐。”

她有时候会收到他写的信,在两人独处时。他会靠近过来,不会特意询问她是否有接下的意愿,而是静静地捧起她的一只手,把折叠成结的信笺放在她既没有握起也没有舒展开的掌心上。

或是悄悄压在她的文书下。

但她从来不看那些信,她把它们全部放在了案桌上一个放杂物的盒子里。

大概也是些看不懂的和歌之类的——千年以上的年龄代沟横在那里,这不仅仅是痛恨自己古文没有学好、缺乏文艺气质就能说得过去的。而且,他大概是觉得对一位出生在他被锻造出来千年以后的世界里的年轻女性使用旧时那种情信传情的调情手段,很有些风雅的味道。

她常常觉得自己看透了什么。

也是,一把刀,再怎么像人类,再怎么富有人情味,也不代表他就真正拥有了人的所有感情。

只要想到这一点,她就能马上坚定稍有动摇的心情,心肠又重新变得坚如磐石,不为任何温言软语所动了。

三日月给她送过许多礼物。其中有一支发簪,令她有些在意。向短发的女性赠送根本用不上的发簪,算是个什么事呢?

三日月未曾从她沉默的模样中看出任何不妥,依旧乐呵呵的为她带回各种小玩意。不知厌倦。

信已经写得足够多了,礼物也送得足够多了。之后有一天,她把从他那里得到的所有东西拿出来放在他的面前,一一询问他这信为何同桔梗一起送来,那礼物又有何含义。

“哎呀,哎呀,真难得,”他欣欣然地坐近她的身边,顺势挨着她的肩膀,以下巴轻蹭她的头顶,“你终于想要知道了吗?”

她无言地等待回答。

但这位一直以来总是谈吐风雅的天下五剑却不期然地在这个时候变得哑口无言了。

她把盒子放在他的手上,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先他一步离开了房间。

诚然努力了解人类存在方式的用心是值得肯定的;身为一把刀,模仿人类的行为举止也无甚不可。但是——模仿得太认真,连自己也信以为真,那就太可怕了。

『你所在的那个时代,人们都是这样做的吗?』

只是因为这样而已。

“我的刀总是以为自己爱着我。”她叹了一口气,对面对面坐在一起喝茶的同期,“事实上他们只是着迷于模仿人类。”

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各种情绪带上了脸,再种入了内心,粗略品味过了,便以为自己真真切切地明白了所有。就像学龄前的孩子一样嘛。

——————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啥。

想弄个黑暗童话的合集,H向,就是那种……私设很多、和刀剑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但又借了一些刀男角色设定的文……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

《小红帽》的已经构思出来了,和发过的那篇完全不一样,黑漆漆的……

婶婶未曾发觉那天的修罗场


数珠丸恒次x女审神者x江雪左文字,OOC大大的有。其实就是俩和尚在较劲。三角关系前提。

————————

穿着深蓝浴衣的水色长发僧刀以及穿着深紫色浴衣的黑发僧刀分别跪坐在棋盘的两端,但他们并没有着眼于这一场没有结果的对弈,而是一同看向了外面绿意盎然的庭院。

身着白裙的人类少女,手里拿着一个大象形状的水壶,正在给一棵孤零零地立在硕大花盆里的瘦小植物浇水。夏日午后的阳光耀眼且炙热,虽然头顶上有亭亭如盖的大树遮光,但透过枝叶缝隙泄下的光斑还是晒得她的脸上沁出了细汗。

其实,说是瘦小,不如说那棵植物已经蔫得接近枯死了。

“主看起来相当内疚。”紫衣的僧刀捧起茶水轻啜一口,垂下眼帘细细地品味起茶香来。

“……”蓝衣的僧刀也喝了一口茶,但却并不言语,只是一味任视线追随着少女的身影。

不久后,给植物浇完水的少女终于不敌暑气,放下水壶往阴凉的房屋跑了过来。

在离两刃尚有一小段距离时,她停顿了一下,显出了犹豫的神情,但下一秒又往前快走几步,一下子扑到紫衣僧刀的膝上,把脸埋在了他的大腿里。

“呜呜,怎么办啊数珠丸,都怪我……”

数珠丸放下险些被她扑得泼洒出来的茶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一旁的另一把僧刀,后者正一脸平静地望着那颗把脸埋在他腿上蹭来蹭去的脑袋,“要说是谁的错,我也有责任,明明约好了与您一同养育这株花……我也是共犯呢。”他抚摸着她的发顶,柔声安慰道,“这不是主人的错,江雪殿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听他提及另一把僧刀,半真半假地哭着的少女僵了一下,慢慢地从他的腿上抬头,悄悄回头看了一眼水色长发的那一位。

出乎意料的,江雪的脸上并没有她所想象的那种严厉的表情,反而是相当平静的——平静地看着她。

“……对不起啦,江雪。”反而是她快速地认了怂。

直起身来,无比乖巧地膝行过去,从一个男人的膝上移到另一个男人的膝上——可这一位并不像方才安慰她的那一位那样纵容她,尽管她刻意地撒娇、讨好,他也依旧是那副平静的表情。

“这不是您的错。”他复述了一遍那句话。

少女却觉得更加心虚了,“我不应该自作聪明把花儿从地里挖出来的,以后不会做这种事了……我发誓。”生怕他不能原谅自己似的,少女捧起他的一只手轻轻地摇了摇。

“我没有要责备您的意思,”他抬起另一只手放在了她的头顶上,“您认为我会因此而生气吗?”

“因为之前把小鸟从窝里拿出来时你说不可以……”回想起那时僧刀在树下仰望着她耐心地劝说她不应玩弄弱小的生命那过分认真的模样,她就十分担心自己这次的任性之举会惹得他不高兴。

“……没关系。”他摇了摇头,面上浮起了浅淡得几近于无的微笑。拍拍少女的肩头,示意她起身让开,他站起身来整了整跪坐时形成折痕的浴衣下摆,然后走向了庭院中那盆濒死的花,“请交给我吧,一定会让它恢复精神的。”

“诶?”

“主,午睡时间到了。”紫衣的僧刀伸手捞了一把准备追上去的少女的纤腰,把她拉了回来。

“可是,江雪……”少女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院中的蓝衣僧刀。

“来吧。”不等她说出更多犹豫的话语,他不由分说地把她牵进了屋内。

姑且是好好地躺在了床上。

“请闭上双眼。”

“数珠丸,你说,江雪是不是生气了?”为此事担忧的少女哪有可能轻易就被哄入睡?她爬到床边,伸开双臂抱住了跪坐在床前的僧刀的腰,把脸埋在了他的腿上。

“不如等您睡醒了再亲自问问江雪殿?”他一直对自己缺乏安慰他人的才能的这一点十分清楚。

“如果生气了怎么办啊?数珠丸帮我想想办法……”

“……请好好休息吧。”他说。

————————

两天后。

少女蹲在变得挺拔精神的盆栽前,满脸掩不住的惊喜。

“找出一棵株形如此相似的花,想必江雪殿花了不少功夫吧?”紫衣的僧刀轻呷了一口茶水淡淡地问道。

“不足挂齿。”蓝衣的僧刀望着绽出灿烂笑容的少女,面上露出了温和的表情。

“……您真狡猾。”紫衣的那一位轻轻地笑了。

“彼此、彼此。”蓝衣的这一位也跟着笑得一派悠然。

看完了花儿的少女哒哒哒地跑过来,正想分享由自己亲眼所见的,一株花在两天时间里由枯萎转为鲜活的神奇现象,却见这二刃面上都带着浅笑,于是有点不知所以地抓了抓后脑勺。但她很快便把疑惑抛诸脑后,毫无顾虑地坐在了他们的中间。

希望花儿能好好活下去。她在心底如此祈愿道。

——————

“您真狡猾。”“彼此、彼此。”关于珠子和江雪打的哑谜,数珠丸说江雪狡猾指的是为了让婶婶开心,江雪找了棵长得差不多的花换掉了原来那棵快枯死的花;江雪说“彼此、彼此”,指的是婶婶怕被他训,挖花后只告诉了数珠丸(珠子“我和婶婶是共犯”的说法有隐晦的挑衅意味)。

这两个家伙表面上很平和的样子,其实有在暗地里针锋相对呢,比如珠子扮演温柔纵容的角色,而江雪则更偏向理性、教导那边。

我觉得珠子有可能会在婶婶面前不着痕迹地坑江雪,比如发现婶婶挖花时暗示婶婶江雪不希望看到她残害生灵,让她产生“江雪很严厉”“江雪会生气”的认知,于是傻婶子对他说了“不要告诉江雪,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这种话,顺利拉近了关系——上分是要讲究技巧的。心机boy数珠丸这样说道。

而江雪呢,大概是不屑于那些小伎俩的,会好好地教婶婶大道理小道理,教她种花的方法,他对种田这么上心,想必种花也一定很有一手。这一次找了新的花来替换快死掉的那棵,让婶婶以为他真的养活了那棵花,不仅让傻婶子对他心生崇拜,以后还可以用“我来教您养花”的借口和婶婶腻在一在,然后顺便把抢先当了“共犯”的数珠丸踢掉……


当然,以上都是我瞎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