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_我不是我没有

本lofter所有图文禁止转载。

严正声明

摸我的桃……

桃源鄉鄉民:

本人对於最近在毫不知情以及非本人自愿之下,因为某些事件被人擅自引用及代表而洐生的误会,导致大家有不愉快的感觉,以及为其感到困扰的圈友表示抱歉🙇🙇


本人重申一次


1. 拒绝掺和任何与本人无关的事情,在不知底蕴之下更是无意与事件和人物扯上任何关系


2. 除非本lofter转载或推荐,否则所有以任何方式提及本人、声称出自本lofter的言行均不能代表本人意愿。


3. 本人绝无授权或以任何形式示意任何人能够挪用本lofter和本人的名号去作出/声言任何事情,任何从第三者口中代表/转述/引用并声称该为本人的言行,本人一律不会承认其为本人实际意愿。


到现在我还是难以相信怎麽会变成这样的局面,原本打算鸵鸟大家好聚好散,但是结果反而麻烦了我的群友们帮我到处澄清,也令小伙伴担心了,所以经过一晚思考後终於沉重地写下这篇声明。


首页可能被刷屏,再说声抱歉了。

每次都是我豆出面护崽,谢谢我的豆,辛苦了……谢谢我们咸鱼群的每条咸鱼(当然我是最咸的那条)!

像我这种被骂到烂的家伙还有人以为跟我好能有好果子,真是多谢抬举了。

在此声明:亲友被怼,不用跟我开口,我也会主动帮忙怼回去;但要是没事找事拿我当令牌,我不乐意。我桃也不乐意。

我和桃都不是傻子,我们不趟和我们无关的浑水。

红豆莲生:

才知晓一件事,就忽然很气啊!
这不是挂人,也不是撕逼,我就想声明一下,我们咸鱼社团的宝宝们不是别人的枪也不是谁靠山。
我们只是咸鱼而已!!!!!!!
这么多感叹号,感受到我内心的嘶吼没?
我们真的只是咸鱼。
声称和我桃药啊很熟,还跟那么多巨型太太一个群,谁惹她就让谁混不下刀男乙女的那个。
我重点声明一下,放你进群的是我,那是我脑子抽了。但我们群的每个人跟你都!不!熟!
来跟我念一遍不!!!熟!!!
     
虽然现在信奉不撕逼不挂人,但我护短,这个不会改。群里的都是我家宝宝,我就要哄着亲着供着。无关的人别拿她们当枪使,你不心疼,我心疼。


【ps:我还没回家,别催更,别!催!更!】

桃儿我爱你(。・㉨・。)ノ♡@桃源鄉鄉民 

通常我自认争议性比较大的文,诸如我最常写的鬼_父题材文,这些我是不会投稿给平台、主页的,所以那些说在平台和主页被我的鬼_父雷到的可不可以跟我说具体在哪看到?

你们为什么那么ky我也不想知道了,我就想问一下哪个傻叉无授权转载我的文🙃当然,即使我对你们的ky感到无所谓,这也不能改变你们ky上天的事实,槽人只要随便编个理由就能槽了呢🙃

空虚

乙女向,三日婶
——————
两人经历的岁月相差如此之大,她明白无论自己在他面前说出怎样的话,都会将自身阅历不足所造成的肤浅暴露无遗。

所以她常常沉默。只在他面前沉默。

三日月偶尔会和她一同沉默,但更多时候是在试图逗她说话。

“小姑娘未免太严肃了吧?”

“年纪轻轻,多笑点才好。”

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淡淡地看他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把脸转开。

见她如此应对,三日月便会哈哈一笑,“哎呀,老人家我很伤心呐。”

她有时候会收到他写的信,在两人独处时。他会靠近过来,不会特意询问她是否有接下的意愿,而是静静地捧起她的一只手,把折叠成结的信笺放在她既没有握起也没有舒展开的掌心上。

或是悄悄压在她的文书下。

但她从来不看那些信,她把它们全部放在了案桌上一个放杂物的盒子里。

大概也是些看不懂的和歌之类的——千年以上的年龄代沟横在那里,这不仅仅是痛恨自己古文没有学好、缺乏文艺气质就能说得过去的。而且,他大概是觉得对一位出生在他被锻造出来千年以后的世界里的年轻女性使用旧时那种情信传情的调情手段,很有些风雅的味道。

她常常觉得自己看透了什么。

也是,一把刀,再怎么像人类,再怎么富有人情味,也不代表他就真正拥有了人的所有感情。

只要想到这一点,她就能马上坚定稍有动摇的心情,心肠又重新变得坚如磐石,不为任何温言软语所动了。

三日月给她送过许多礼物。其中有一支发簪,令她有些在意。向短发的女性赠送根本用不上的发簪,算是个什么事呢?

三日月未曾从她沉默的模样中看出任何不妥,依旧乐呵呵的为她带回各种小玩意。不知厌倦。

信已经写得足够多了,礼物也送得足够多了。之后有一天,她把从他那里得到的所有东西拿出来放在他的面前,一一询问他这信为何同桔梗一起送来,那礼物又有何含义。

“哎呀,哎呀,真难得,”他欣欣然地坐近她的身边,顺势挨着她的肩膀,以下巴轻蹭她的头顶,“你终于想要知道了吗?”

她无言地等待回答。

但这位一直以来总是谈吐风雅的天下五剑却不期然地在这个时候变得哑口无言了。

她把盒子放在他的手上,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先他一步离开了房间。

诚然努力了解人类存在方式的用心是值得肯定的;身为一把刀,模仿人类的行为举止也无甚不可。但是——模仿得太认真,连自己也信以为真,那就太可怕了。

『你所在的那个时代,人们都是这样做的吗?』

只是因为这样而已。

“我的刀总是以为自己爱着我。”她叹了一口气,对面对面坐在一起喝茶的同期,“事实上他们只是着迷于模仿人类。”

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各种情绪带上了脸,再种入了内心,粗略品味过了,便以为自己真真切切地明白了所有。就像学龄前的孩子一样嘛。

——————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是啥。